当前位置: 周口在线 > 时尚快讯 > 正文>>

贺卫方:我为什么揪住聂树斌案不放程海星

www.hi0394.com 时间:2016-12-03 17:57 周口视窗 手机版
贺卫方:我为什么揪住聂树斌案不放_贺卫方_新浪博客,贺卫方,

 

 

    聂树斌案是贺卫方最关心的案件之一。

    多年来,贺卫方通过媒体、博客、自媒体不断呼吁重审聂树斌案,他最近检索了一下自己写下的文章,涉及到聂树斌的文字达到40多篇。

    2005年,聂树斌案“真凶”王书金出现,舆论掀起轩然大波,南方周末首次发表贺卫方对聂树斌案的评论文章。200711月,这位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著名法学家再次在南方周末发表文章《辩冤白谤的机制》,呼吁公开透明再审聂树斌案,“聂案的判决存在重大误判嫌疑,而河北法院已经不是适格的再审主体。”

    2009年,贺卫方开始了在新疆石河子大学的两年支教生活。身在新疆,仍然牵挂着聂树斌案。当年331日,他在博客上发出呼吁,“身在石河子,心忧石家庄”。又过了两年半,20119月,贺卫方一篇《聂树斌案:最高法院不可再推诿》发表在南方周末上,再次将舆论聚焦点拉回到聂树斌案。在发表这篇文章之前,他参加了在石家庄举行的聂树斌案研讨会,60多名律师和学者与会,并通过了致最高法和河北省高院的呼吁书,要求重申聂树斌案。

    在会上,他见到了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,老人家看到他时泣不成声,握着他的手一遍一遍地说:“你要帮助我啊!你要帮助我啊!”

    满脸悲伤的张焕枝坚定了贺卫方为聂树斌洗冤的决心,在2011年这篇文章中,贺卫方写道:“该案的决策者是河北省高院,但实质上——尤其是聂案被揭或为冤案后——却是河北省政法委。这种两张皮式的权力运行机制隐藏了司法裁判的真实过程,也弥散了决策责任。”

    实际上,张焕枝2009年第一次打电话向贺卫方求助,她从一位记者处要来了他的电话,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几句。后来,张焕枝也会给贺卫方打几个电话,次数不是很多。

    向贺卫方求助的不只是张焕枝一个人,很多并不被外界所知。

    贺卫方笑称自己多少年来几乎成了信访方面的分支机构,经常收到很多来信,有上访的、告状的。他每天都看信箱,信访的信件占很大比例,这导致有时他的公开信箱会出现故障。他的信箱在微博上公开,他的腾讯微博听众为68.5万,新浪微博听众为147万。

    对于这些求助来信,贺卫方通常会告诉他们:最好去请律师,我在大学里无职无权。“有些事情也许我参与的话,反而不好。”他说,因为有时自己会被贴上异端色彩的标签。

    不是所有案件贺卫方都关注,“关注最多的是聂树斌案。”

    关注聂树斌案是一个巧合,2005年南方周末的报道出来之时,正是贺卫方积极在南方周末著文的时代,聂树斌案引发了他特别强烈的关注,此后也一直保持着关注。“这个案子太典型了,有河北省高院的不作为和拖延存在,但是更值得挖掘的是,这种冤狱难申的深层次体制根源。”贺卫方说,因此他愿意“揪住聂树斌案不放”。

    于是,贺卫方对聂树斌案的关注,从偶然变成了必然。

    他关注的个案不止聂树斌案,还有2009年邓玉娇案、药家鑫案、李昌奎案、李庄案,“我感觉到某些案子背后蕴涵的法理学和司法体制方面的困境。”

    贺卫方是不少法学生的“男神”,某年他在母校西南政法大学讲座,现场拥挤,竟然把礼堂的大门生生挤垮。

    在北京大学附近的万圣书园咖啡厅里,这位传说中的“男神”就坐在本报记者的对面,面带微笑,侃侃而谈。穿着一身黑色西装,内搭灰色毛衣和深色条纹衬衫的他,给人的感觉温和儒雅、谦逊亲善。一个小时的采访中,他的讲话始终不急不缓,富有耐心,平和的语气衬托出一位法学家独有的理性与坚定。

 

“重审根本不能归因于个别的法官”

记者:您为什么关注这些死刑案件?

贺卫方:由于司法不独立,在死刑判决方面,法院没有办法去正当行使排除非法证据的权力。如果受到刑讯逼供的人向法院求助,法院常常是无动于衷。与公安相比较,他们是弱势的。公安是做饭的,检察院是端饭的,法院是吃饭的——做什么吃什么。有许多案件属于政法委在协调,一些死刑案件的背后有政法委的影子,所以特别能够显示这些弊端体现在哪儿。因为外部干预,你会发现追责的时候面临很大困境,你追这些法官的责,其实他们不过是牵线木偶,只是听命于上面的决定,死刑的判决是法院的审判委员会作出的,而不完全是那三个署名的法官做出来的。案件的重审根本不能归因于个别的法官,而是一个大的体制运行的结果。最大的问题在于,由3个法官组成的合议庭是不用对案件负终极责任的,那就意味着责任被弥散化,被分散到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去了,法官就无法真正认真地对待这些案件。

记者:因为他们不负完整责任。

贺卫方:对,如果说这个案件就是由这3个法官行使完整的权力,那么他们要承担完整的决策责任,一旦发现错误,逃不掉干系,没办法推诿,所以这是特别能够体现体制性缺陷的问题。

记者:所以一旦追责,也是不完整的责任?




关键字 贺卫方

相关文章
  • 致河北高院院长高勇先生的一封信君有芊芊劫


  • 相关图文
    被逼疯!金融街购物中心连重庆巴蜀中学校草夜运来1头大金牛坐镇,讨证监会和股民欢心
    被逼疯!金融街购
    他的画这么逼真,难怪一幅画能买北京一套房冒险岛被遗忘的仙人
    他的画这么逼真,
    罗尔就“罗一笑事件”发声明:260余万捐款将全部捐出中华称雄之城市传奇
    罗尔就“罗一笑事
    2016外交部十大经典回应很霸气!轩辕传奇迷之幻城
    2016外交部十大经
    辽宁一县被指瞒报台风遇难者30人村民:遗体被浇汽油烧掉我为你着迷乐视网
    辽宁一县被指瞒报
    李雪莲只是故事?现实中还真有襄樊版大学生自习室
    李雪莲只是故事?
    韩国宫斗的前生今世可爱颂l罗马音译歌词
    韩国宫斗的前生今
    卡斯特罗躲过几百次暗杀,但杜特尔特能吗?商旅报
    卡斯特罗躲过几百
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